str2

名片模板泄露主人信息 个人信息保启动(图

2018-08-19 04:44

  当你去印胸卡时,可曾想到照片会亮相街头?印名片时,可曾想到被留底供他人参考?投递简历时,可曾想到会招来推销电话?……这些个人信息的不慎泄露随时都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。但依照现行法律,诸如此类个人信息都难以得到。

  为此,全国代表、广州市律师协会秘书长陈舒在今年全国期间提交了要尽快立法的,同时他向记者透露,国务院已于近日启动了《个人信息保》的立法程序,可能会先以规章形式出台。

  昨天下午,市民张小姐向信息时报投诉称,她从越秀区天成附近经过时,很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玉照,竟被贴在一家名片店门前放着的一块1米多高的木板上。木板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各种名片、胸卡、贵宾卡等,张小姐和超市10多名同事的胸卡居然都名列榜上,胸卡上不仅有照片,还有姓名和工作单位、部门和职务。张小姐十分奇怪,遂上前向店主问个明白。原来,张小姐所在的超市曾在该名片店制作过员工胸卡,店主都留有少量样本。店主觉得这批胸卡制作的效果比较好,而且张小姐所在的超市是本市较有影响的大单位,能够为大单位服务,足以说明该店制作胸卡的实力,所以店主就把张小姐和同事的胸卡在木板外,做个活广告。

  当张小姐向店主提出,把她的照片等信息在街头是否有泄露个人秘密、肖像权之嫌时,店主表示从没想到把自己做过的产品出来还会泄露客户的秘密。但见张小姐强烈不满,店主一边道歉一边将木板抬了回去。

  而其他没有悬挂照片的名片店也并非规范。昨天,记者来到海珠区新港西一家文印店,称自己要印名片,但不知要印什么样式,希望老板能提供一些模板。这时,店老板竟从抽屉里拿出两摞厚厚的名片,大约有200多张,名片的主人来自各行各业,有律师、房地产经理人,保险代理人,广告代理商等等。

  店老板称,每个顾客对自己名片的设计都有不同的要求,印制出来后,为给以后来的顾客做参考,也可以免去自己再制版的麻烦,就把名片都积攒下来。他认为,虽然没有经过顾客的同意,但这并不会给名片的主人带来什么影响,更不会损害顾客的利益。记者又随机走访了附近几家,发现每一家都有这样的名片册。

  记者近日还常常接到大学生们的投诉,华师的学生阿伟称,他在招聘会投递了一些简历后,经常会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,有介绍某考试班信息的、有推销产品的、有卖车票的等等,有时一天接到好几个,他怀疑这一切都是因为用人单位没保管好自己的简历所致。

  记者随即采访了一些大四的学生,他们均表示对用人单位处理简历的随便态度十分不满,纷纷抱怨称在辛苦找工作之余,还要担心自己的信息是否被利用。

  参加过去年司法考试的考生,大多都会经常收到这样的短信,“司法考试班欢迎您参加”等,除了短信,培训班还会打来“邀请”电话。一次,市民黄小姐正在法院开庭,电话声响,她赶忙跑出去接电话,谁知竟是班的一位老师,问她是否想参加培训。

  黄小姐立即问到,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”,但对方却始终不肯说,只是称这很正常。

  就上述现象,记者采访了广东国政律师事务所的肖雄辉律师。肖律师表示,其实,人们每天都与个人信息打交道,就拿每个月市民都会收到的水费单、电费单、话费单来说,同样有电话、住址和姓名等个人信息,但由于用户数量多,难免会发生寄送错误,由此也会造成个人信息的泄露。

  而对待这些在各处的个人信息,仅仅在泄露之后发生危害时,再试图用法律去制约,只会使信息所有者为自己的信息泄露而持续恐慌,同样也使有机会接触他人信息的媒介抱有侥幸心理,不利于保障信息社会的和谐秩序。

  此外,肖律师还指出,隐私指的是人们不愿意公开的私事,而像名片、简历等等,本身就是人们准备公开出去,扩大交际圈而准备,因此,的工作单位、住址和电话等信息不应算作隐私。另外,现行法律对个人隐私的只是民法通则中作为名誉权的一部分,还没有隐私权这个概念。

  而在法律上,即使人想以名誉权受侵害要求赔偿,必须先去证明其名誉受到多么大的具体的损害,否则法院一般都不会立案,而在司法实践中,这样的是很难找到的。以至于被侵难以索赔,而者又得不到应有的制裁。解决方案

  在由中国社科院研究所成立课题组起草的《中华人民国个人信息保》专家稿中,个人的手机号码、家庭住址、医药档案、职业情况等等,都属于这部法律的范围。

  也就是说,名片店不能私自留底名片、个人简历招聘单位不能乱丢、医院也要严密病人病历等等,只要发生信息不当泄露,都属违法。

  而且,不仅仅是事后的,还包括事前的干预,有关机构会检查并防止信息泄露事件的发生。该法一旦正式出台,侵害他人信息可能会承担行政责任、民事责任或是刑事责任。

  全国代表、广州律协秘书长陈舒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在广州,因个人信息泄露而引发的混乱已经很普遍,律师们也经常接到当事人咨询此类问题。为此,在今年期间,她提交了,希望尽快出台《个人信息保》,尽快减少目前的混乱状况。

  她向记者透露,《个人信息保》专家稿从2003年就开始起草,2005年初已经完成,近日,国务院有关部门已经启动了《个人信息保》的立法程序,并已交由国务院信息管理办公室正式起草。

  但据她说,该法尚未列入今年全国的立法计划,在以法律形式颁布前,有可能先由国务院制定行政规章。